参天大树,始于青苗,长于沃土 ——对话泰山学者青年专家陈治国

时间:2017-04-10 来源:人才山东

陈治国简介:1977年生,河南灵宝人,哲学博士,泰山学者青年专家,现任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山东大学中国诠释学研究中心暨现象学与中国文化研究中心哲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国诠释学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理事,《中国诠释学》副主编,山东省哲学学会理事等。   

治学的起点:有“困”有“惑”,而后有“学”有“觉”   

问:您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哲学的?  

陈治国:这个问题看起来简单,但并不容易回答。因为,这首先涉及到究竟如何理解哲学、界定哲学。孔子强调“十五有志于学”,“学”的一种含义就是“觉”,觉其所不知也。而无论是“觉”还是“学”,一个前提都是有所“困”,有所“惑”,有“困”有“惑”,才能有“觉”有“学”。亚里士多德的《形而上学》开篇句即“求知是人的本性”。他认为,除了感官上的看,还有一种“理智上的看”。通过理智上的看,我们可以认识事物,理解他人,洞察世界,解除各种困惑和迷顿,从而达到一种理智上的清明状态。  

如果可以从“解除理智上的困惑而追求一种清明状态”这一点来比较宽泛地理解哲学,那么我大致是从高中开始多少体现出这一方面的倾向。  

问:这其中最吸引您的是什么呢,某个哲学家,还是某种理论?  

陈治国:至于专业学术领域的哲学兴趣,我最初主要集中在胡塞尔现象学上。我对胡塞尔现象学的兴趣,主要基于两点:  

第一,我这个人从小可能就不太喜欢“跟风”,当时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海德格尔、萨特的学术思想上,他们的思想都很出色、伟大,而他们的一个共同根源都是胡塞尔现象学,所以我就想去看看厉害人物的老师的哲学究竟是一种怎样的风景。  

第二,胡塞尔现象学有一个根本口号,即“面向事物本身”,让事物本身如其所是地向我们显现,排除一切中介性理论和主张,这个对我很有吸引力。   

治学的方式:跨领域研究与比较性研究   

问:现代学术研究倾向于采用比较分析的方法,有些甚至会跨学科跨领域,您的研究中也多采用了这种方式,请问,您是如何运用这种比较分析的方法以及您是如何看待这种方法在学术研究中的作用呢?  

陈治国:这里提到两个概念,一个是跨学科跨领域研究,另一个是比较性研究。按照我的有限理解,跨学科跨领域研究和比较性研究,有相通或重合之处,但是可能有一定区分。简单来说,前者主要涉及研究视野、研究范围的拓展和交叉,后者主要涉及研究方法、研究动力问题,对于这两种研究方式我个人都有一些不同程度的尝试。  

就跨学科跨领域研究而言,我的研究目前主要涉及三个领域,现象学与诠释学、古希腊哲学和中国哲学,尤其是以海德格尔、伽达默尔哲学为重心的现象学与诠释学研究,中西古典哲学的对话性比较研究,诠释学与儒学经典诠释学研究。  

就比较性的研究方式而言,这个问题要更为复杂一些。在较为宽泛的意义上,我们可以说,现当代中国哲学研究的起兴和潮动在很大程度上是——或明或暗、或深或浅——以比较哲学模式展开的。其中,尤以中西哲学的比较研究为重,例如严复、胡适、熊十力、冯友兰、牟宗三等等,均是如此。中西比较哲学的研究模式为中国哲学的探究与发展带来了新气象,不过也引发了很多争论。常见的比较思路有两种,“以西释中”和“以中克西”或“以中拒西”。  

相对于“以西释中”和“以中克西”或“以中拒西”这两种常见的比较模式,我提出并尝试运用“以中为主,中西双向互诠,中西比较哲学在根本上属于一种中国哲学研究”之比较进路,近年来着重在中国早期儒学和古希腊哲学之间展开一种互诠对话研究。   

哲学的功用与价值:“看见或没看见”而非“有无”   

问:去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行动方案》,科技成果的转移转化有了政策指导,哲学在这方面的转化也许不如理工科那么明显,甚至还有人质疑哲学的实用价值,您是如何看待的呢?或者说,哲学对于社会经济文化发展有何促进作用?  

陈治国:我也注意到了《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行动方案》这一法规政策的颁布和相关宣传工作。这一政策方案的出台无疑是深入推动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和科教新国战略的重要举措。  

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的一个重要前提是具有丰硕的、出色的、可供转化的、原创性的科技成果。近年来,我们国家在这方面的积累和建树,无论是纵向比较还是横向对比,都取得了明显的的进步。可是,相较于我们的期待水平以及发达国家的综合水平,我们的原创性科技成果在数量上和质量上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而原创性的科技活动不可能是无中生有的,它首先需要的是创新性人才、创新性思维。这就涉及到哲学的功能和价值问题。   

我们必须承认,哲学确实对社会经济事业的发展不可能像理工科那样明显、直接,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对社会经济文化发展就没有积极作用,也并不意味着它的积极作用就弱于或小于其他学科。如上所言,原创性的科技活动需要具有原创能力的人才和原创性的思维。而哲学学科学习和训练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思维方式和思维能力的提升和优化。譬如,哲学学科特别强调批判性思维、整体性思维、超越性思维、包容性思维、辩证性思维等等,这些思维方式对创新性意识和能力的培养都是至关重要的。  

当然,哲学的价值并不仅仅限于造就或训练创新性能力或创新性人才。哲学不仅关注普罗民众的灵魂取向和精神生活,而且重视一般的社会伦理秩序和制度安排;哲学不仅探究世界范围内不同种族、国家、文化之间的交往和互动,而且关心整个人类生活的过去和未来以及不同种类存在物之间的深层区分与内在关联。总之,哲学的价值不是“有无”问题,而是“看见或没看见”“理解或不理解”的问题。实际上,如果从所谓的人类“轴心期”算起,哲学已经有2500多年的历史,在这250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对哲学的功用与价值的怀疑和挑战始终是如影相随,但她也始终是“生生不息”。  

在一定意义上,我们甚至也可以讲,即使对哲学的功用和价值进行质疑或挑战的那种能力及其话语方式,都是哲学熏陶出来的一项成就。   

人才梯队建设:优秀的学术团队至少要具备五个因素   

问:身为教授、导师,您在平时是如何培养专业人才的?  

陈治国:大学教授的功能至少包括培养人才、学术研究、服务社会,培养人才当然是首当其冲的。在这方面我的能力都比较有限,但也有自己的一些心得可以分享。   

对于本科生来说,我比较注重培养他们跨文化阅读和思考的能力、理论学习与实践观察和个人反思相结合的能力以及团队合作能力等等。其中,团队合作能力非常重要,今天青年一辈的团队合作意识、现场交流意愿和能力都亟待提高。对研究生来说,更多地侧重于培养他们的学术兴趣、学术能力。  

问:您认为应该怎样推动科研人才梯队建设呢?  

陈治国:关于科研人才梯队建设问题,我的一点心得和体会是,一个优秀的、充满活力的、能够持续发展的学术团队至少要涉及五个因素。包括共同的或相近的学术志业或志向、比较合理的学缘构成、高效的分工合作机制、比较合理的年龄层次格局、经常性地展开学术活动。这样不仅能够不断增强团队的内部凝聚力,而且也有利于扩大团队学术影响、提升团队学术地位。   

感受与心愿:参天大树,始于青苗,长于沃土   

问:成为泰山学者后政府对您有哪些方面的支持,您个人有怎样的感受?  

陈治国:按照山东省政府的相关政策和协议,在五年工作计划期内,将为每位泰山学者青年专家提供每年10万科研经费、10万工作津贴。另外,省人才办还为学者提供了青年人才联谊会、网络公众号等各种交流平台。这些都是十分体贴而有力的支持和帮助。作为首批泰山学者青年专家,我个人认为,这不仅仅是十分重要的学术荣誉,而且更多地体现了山东省政府对青年学人的信任和关怀,当然也包含着殷切的期望和重托。所以,感谢之余,我们更多要以实质性的成就和建树来实现这些期望和重托。  

问:请您对于今年将要成为泰山学者的专家们说些指导性的话?  

陈治国:作为泰山学者青年专家,对于有意参与今年泰山学者人才计划的前辈,我自然是不敢妄言。如果可以对同辈青年学人分享一些心得和体会,我愿意表达的一个心声是,“参天大树,始于青苗,长于沃土”。如果愿意成为青苗,并且现在省政府和相关部门积极主动地愿意为青苗提供成长的适当气候、土壤和养分等等,那么祝愿同辈学人积极行动起来,尽早加入泰山学者青年专家计划,让我们携手共进、共同成长。

最新资讯

  • 参天大树,始于青苗,长于沃土 ——对话...

山东省人才工作领导小组成员单位

友情链接

  |   机构设置   |   意见反馈   |   新闻投稿   |   联系我们
山东省高层次人才发展促进会
鲁 ICP 备 15040394 号
技术支持: 山东亿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